超过万名书友共聚安然小说,与您共读“萨达元”大神的玄幻魔法类佳作《大唐行脚商》!

大唐行脚商最新章节

作者:萨达元  返回本书首页  TXT全文下载  加入书架  给本书投票  错误举报

第十章 亡,百姓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接下来一幕就是周青臣被打劫的画面了,约好了一起去鬼头山救张大毛。半道上主仆两个突然停下,姑娘面色娇红紧紧抓着丫鬟的手臂,似是中了毒药一般。

    “小姐.....”

    丫鬟惊呼一声赶紧扶住她,周青臣站在旁边显得束手无策。看样子是来天葵了,他识趣的后退几步道:“我先到前边探探路。”

    探着探着....

    .呔.....此山是我开......

    .......

    也不知道这烧鸡上的蒙汗药能不能放倒他们三个,周青臣一个姿势躺累了就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他们,三个强盗是吃的油光满面,鸡骨头舔了又舔。

    中间的大汉抢的最多,吃的也最多。手里的鸡骨头早就被他舔的没味了,还是不舍得丢掉。在看两个兄弟也吃的差不多了,大汉满意的点点头。当初他们三个结拜的时候,他可是向两个兄弟保证以后顿顿让他们吃上肉。现在一只烧鸡虽不能填饱他们的肚子,但短暂的解决一下饥饿还是没问题的,而且自己也没有食言实现了当初的承诺。

    他擦擦嘴一转头见周青臣躺在石头上看着他们,反而有些害羞。抢了人家的鸡不说吃相还这么狼狈。踌躇半天憋了一句:“谢谢啊。”

    但很快大汉又意识到他们是强盗,喜笑颜开的脸立刻紧绷低头就拿自己大锤。

    周青臣嘴角上斜把口中的狗尾巴草拿出来,像逗猫猫般对着大汉转着圈圈道:“倒也,倒也!”

    “扑”

    “扑”

    “扑”

    三个大汉倒地,手中舍不得丢的鸡骨头也跟着撒了一地。

    方便回来的主仆俩刚好看到这一幕,在看地上掉落的兵刃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大唐建国不久,百业待兴。各地的官府,藩国手头堆积的政务如山一般,难免会在其他地方有些疏漏。在加上没有归顺的流民,前朝叛军等等治安多少会有些问题。

    “你倒是好手段,转眼的功夫就放倒了三个壮汉。”在看地上的烧鸡,丫鬟悄悄抿了抿嘴。她们一早跑出来也没带些吃的,在加上走了这么大半天腹中空空如也,看到食物立刻赶到饥饿。这坏小子也不知道从哪搞的烧鸡,藏着掖着不给她们吃,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周青臣爬起来两只手互相拍了拍装作轻松的样子笑着说:“小意思。”刚才躺着的时候他见路边的藤蔓又粗又长,正好可以拿来绑人。所以捡起地上的一把刀,哗啦一通乱砍弄出条藤绳来,然后以熟练的手法将三个壮汉五花大绑。

    这一切被丫鬟看在眼里,不觉心生警惕小声对她家小姐说:“你看他绑人的手法如此熟练,想必以前这种勾当没少干,我们还是小心些为妙,这天底下人面兽心的坏人可不在少数。”

    姑娘看了觉得也有道理,不自觉的后退两步问:“这三个害人的强盗既然你已放倒,一刀结果就算了,还绑起来干嘛。”

    “好了。”

    周青臣喘口气站起来解释道:“方才跟他们对话得知他们是第一次干这勾当,不想碰到我。老话说的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待会儿醒了拷问一番,要是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咱们也算是干了件善事。”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姑娘自言自语看着周青臣居然有些呆了,他到底是什么人?看他打扮在普通不过,可言谈举止无不透漏着和世人不一样的风采,莫非他也我一样。

    眉头紧蹙犹豫几下张口问道:“郎君你是哪里人氏。”

    “恩?”周青臣没想到她突然问这个,回到石头边坐下想了想说:“大唐相州人氏。”他并没有瞎说,小时候去本地博物馆游览的时候亲耳听到解说员他们这块儿唐属相州,至于这里有没有相州他就不得而知了。

    “原来如此。我看郎君打扮虽然松散,但谈吐和我见过的中土人士颇有相像之处出。”姑娘这么说到替周青臣解决了不少麻烦,只是说道中土他心头一动反问:“中土?我们现在离中土有多远?”

    姑娘摇摇头:“我从没去过中土,也只是曾经听人讲过。不过这秋凉小国是大唐的藩属国,离大唐的边境也不是很远。”

    她没有问周青臣为什么会万里迢迢离开富饶的大唐来这凄凉的秋凉小国,她觉得对方如果不主动说自己贸然问实属不妥,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像她一样。

    “在下周青臣,敢问姑娘芳名.”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姑娘姑娘的叫周青臣觉得拗口,趁这机会聊开了索性互相了解一下,万一自己以后有机会呢。

    随意这么聊了两句,姑娘对他的警惕也放松了很多。周青臣肯主动介绍自己说明他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遂回道:“我叫木岚,这是我的丫鬟鹰儿。”

    “好...名字。”周青臣想借着名字引章摘句做些文章,停了三秒脑袋卡壳想不出什么来。

    看地上三个强盗已经醒来,他跳着站起来活动下身子对姑娘说道:“木岚姑娘你让让,看我怎么收拾...劝导他们。”

    拿着大刀蹲在三个大汉面前,周青臣故意拿手指在刀刃上轻轻划了一下说:“刀还挺锋利,你们说砍哪里好呢?”

    “哼!”

    不想大汉冷笑一声,脸上写满了不耻:“看你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没想到会用这种下流肮脏的手段。也罢,我们哥三出师不利栽在你手上也算是倒霉,要杀要剐随便你。”

    言语之中的壮烈到让周青臣对他刮目相看,刚才他还在想对付这三个草包还不是信手拈来,现在看还是得费一番功夫。

    “我来自东土大唐,游走天下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打从第一眼看到你们三个就知道本性不坏,只是不得已才落草干这种勾当。”

    大汉听到心头一暖,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去做万人唾弃的强盗。想来他们也是有家室的人,还有几亩薄田。日子虽然清苦,倒也算自在。不想这几年突然战乱四起,各方势力揭竿而起,打来打去可苦了他们这些老百姓。好在中间东土出了个唐王,据说英明神勇各方势力纷纷归附,随他平定了天下,这才结束了战乱。

    眼见战争结束,大汉开心的回了家,却发现曾经的村落早已不在,父母妻儿也不知去向。走投无路遇见这两个和自己遭遇差不多的人,三人同病相怜结拜为兄弟,又一时糊涂落了草。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妻离子散的痛苦让大汉越想越伤心,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几圈还是流了出来。

    木岚坐在石头上远远的看着,她好奇周青臣用了什么法子让三个强盗回心转意。可眼见周青臣只说了一句,中间的大汉就泪如雨下不觉更加惊叹周青臣是个奇人。

    周青臣更加意外,他只是打了个开始后边还有一堆话要说,这情绪刚刚酝酿起来大汉自己先哭了。不过想起古代百姓一遇战乱的流离失所心有触动,他卷起自己的衣袖小心的给大汉擦了擦眼泪道:“哭吧,如果哭出来能好受些就哭吧,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木岚已经站起来,她走到周青臣背后想听听这位中土来的奇人都说了些什么。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八个字被周青臣以极其惆怅悲凉的情绪吟出来。大汉虽然不会读什么诗词歌赋,但这八个字通俗易懂,道尽了普通百姓的心酸。中土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他用略有深意的目光看了眼周青臣,心中不觉更加难过。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木岚跟着反复吟了几句,美目中泪光闪闪。这句也深深勾起她内心的痛处,无论兴亡她连自己的百姓都没能守住。钻心般的疼让她精神有些恍惚,站着的身子似小树般摇曳几下,最后失去知觉倒在地上。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